中国收藏网 » 藏酒 > 酒人酒事 > 正文

周总理宴请上将许世友,为何两人喝了六瓶茅台酒?

核心提示:两人一瓶对一瓶,服务员帮忙启封开盖。许世友立起身,像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总理,我敬你,立地三杯。” 他连干三杯,显示地倾倾空杯,坐下来,竭力显出毫不在意的样子。周恩来一直

周总理宴请上将许世友,为何两人喝了六瓶茅台酒?

许世友把喝酒作为看人老实不老实,豪爽不豪爽的重要标志之一。特别是盛年时,桌子中间放个大空,叫做滴酒罚一。他身后立一名卫兵,叫做监酒,不但监视谁耍滑,而且具体执行罚酒任务,和许司令同样级别的上将,卫兵也敢动手得罪,叫做“各为其主”。一些吃过苦头的将军免不了说出去,免不了有人向总理告状诉苦。于是,当许世友到北京时,周恩来便约他喝酒。晚上,许世友如约赴宴,总理已经迎在小餐厅门口,拉住他的手说:“许司令,今天我们是小范围宴请,尽可随便。”真是小范围。入席一看,只有周总理和他,再无第3人。服务员端上茅台酒。周恩来用手接来酒瓶放桌上,用怀疑的眼神望住许世友,笑着说:“许司令是老实人,我听人说,就是喝酒不老实,喜欢吹牛。”,“啊,总理,这是谁说的?妈了个×的我找他……”,周恩来连连作手势:“现在你去哪儿找啊?这样吧,我们两个人喝,看看许司令能不能比我多……”,“总理,这,这怎么行?”,“连我都喝不过?”,“我怎么喝不过?”许世友着急又为难,“我怎么能跟总理赌酒呢,总理不信,另找个能喝的来……”,“喝酒不论官大小,只论酒量大小。世友同志,你要是喝不过我,那就是吹牛。”,“我要是喝不过总理,我、我……”许世友真被激起来了,脑袋晃动着朝前倾,像要在桌上寻找什么,终于找来一句话:“我给总理磕三个响头!”,“这不行,我不会磕头。”总理说,许世友好象已经赢定了,粲然一笑:“我哪敢叫总理磕头呀,我只要总理说一句话:“许世友喝酒无敌手,一点不吹牛。”

周总理宴请上将许世友,为何两人喝了六瓶茅台酒?

两人一瓶对一瓶,服务员帮忙启封开盖。许世友立起身,像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总理,我敬你,立地三杯。” 他连干三杯,显示地倾倾空杯,坐下来,竭力显出毫不在意的样子。周恩来一直平稳安静,好像早忘了赌酒的事,一边吃花生米,一边慢斟慢饮,仔细品尝着酒香,并且不忘聊天。时而问问部队情况,时而很动感情地回忆往事。许世友却时刻不忘赌酒的事,他干两杯,歇口气,再干两杯,并且总是要在周恩来望着他的时候用大幅度动作来完成。一句话,他不仅是喝酒,更是叫周恩来“看酒”,看看许世友是怎样一条汉子!“总理,干了!”许世友将酒瓶子垂直向下,晃一晃,只晃下一滴酒。他响亮地咂一下嘴,将空瓶空杯放桌上。“哦,我落后了。”周恩来拿起自己的酒瓶,朝杯里倒酒。这时,许世友忽然吃惊地睁大了眼:那酒瓶居然也成垂直,流出的酒只剩少半杯,又被周恩来不忙不迫津津有味地一吸而尽。

周总理宴请上将许世友,为何两人喝了六瓶茅台酒?

“许司令,用你们练武人的话,咱们点到为止,好不好?”周恩来面不改色心不跳。“不行,总理,喝一半怎么算好?”瞬间,许世友的酒劲涌上来了,豪兴大发地朝服务员嚷嚷:“去,再拿两瓶茅台。”

服务员朝周恩来望。周恩来略一沉吟,大概是估量一下酒量,他办事历来谨慎,终于点点头:“那好,再拿两瓶。”服务员又上来两瓶茅台

“许司令,你拿一瓶。”周恩来慢条斯理嚼花生米。许世友脸上曾经闪过的一丝狐疑躲不过他。许世友自己开瓶,嗅一嗅,狐疑尽消,多了几分尴尬。周恩来仍然是边吃边聊,慢斟慢饮不停杯。许世友仍是干两杯,歇歇气,再干两杯。两个小时后,许世友终于干掉第二瓶。他不再喊酒,只是摇晃着身子看周恩来周恩来不说什么,将酒瓶酒杯垂直起来——那瓶子早空了。

服务员第三次上来两瓶茅台,这次是周恩来动手开瓶。“许司令,你要哪瓶?”他柔和地问。没有回答。许世友点点头,大概想说“随便。”但他那粗壮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仰靠着椅子往下滑。周恩来哗哗地斟满一杯酒,一口干掉。他也喝到了极限,站立不是很稳,却以极大的毅力保持着清醒。“总理,我,我许世友,服了。今后,你,你指向哪里,我,我就打向哪里……”,“又胡说。毛主席指向哪里,我们就打向哪里。”“对,对对。”许世友大事上还没糊涂,望着总理重新说:“总理,叫,叫我死,我,就不活。我听总理的。”“那么我告诉你,喝酒不能强人所难。人酒量有大有小,不要自己能喝就认定别人也能喝。不比当年了,人过50岁,身体素质下降,再那么乱喝要闹出事呢。你也一样,以后喝酒不许超过6杯,半斤。”,“我,我听总理的。”后来,周恩来对许世友的孩子们也交待过,让他们监督劝说父亲,喝酒不要超过6杯。许世友基本做到了。也不再强人所难,搞什么监酒罚酒了。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