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收藏网 » 瓷器 > 瓷器收藏 > 正文

当年2.3亿“鬼谷子下山”瓷器如今身在何处?

核心提示:而与此同时,质疑其天价成交的声音一刻也没停息,甚至有人怀疑这件事本身就是佳士得做的一个局。最先提出者是在中国内地享有一定知名度的福建文物鉴定家裴光辉。此人自1986年开始,专

 

当年的2.3亿“鬼谷子下山”瓷器如今身在何处?

2005年7月13日在伦敦举行的佳士得“中国陶瓷工艺精品及外销工艺品拍卖会上,一只绘有“鬼谷下山图”的中国元代青花以1568.8万英镑(折合人民币2.3亿元,折合美金2770多万元)的成交价,成为当时全世界最昂贵的陶瓷艺术品和亚洲最昂贵的艺术品。

这消息一经传出,立刻让收藏界为之一震。对此,有人欢呼,有人质疑。欢呼者如台湾寒舍公司总经理王定乾先生,他就颇有感慨地对媒体说:“有幸恭逢其盛,参与竞标。虽以华人最高标(1000万英镑)失之交臂,憾失国宝,但虽败犹荣……其中所代表的意义,不仅是中国文物创下世界(瓷器)最高价格,更象征着中华文化的艺术价值与内涵,受到国际人士的尊崇与肯定。”

而与此同时,质疑其天价成交的声音一刻也没停息,甚至有人怀疑这件事本身就是佳士得做的一个局。最先提出者是在中国内地享有一定知名度的福建文物鉴定家裴光辉。此人自1986年开始,专业从事文物鉴赏工作,开办了这方面的个人专业网站,并以自由人的名义成立了国内首家个人文物鉴定工作室,迄今鉴定各类文物十万余件,出版文物专著十余种,在中国民间收藏队伍中享有较高的声誉,被称为中国大陆第一位“不吃皇粮”的职业文物鉴定家。“鬼谷子下山图”拍卖成交后,裴光辉曾多次公开在网站上对此的真伪提出质疑,理由有二。其一,此来历不明。裴光辉认为,佳士得拍卖行公开的资料显示,这只“鬼谷子下山图”是20世纪初由驻北京担任荷兰使节护卫军司令的范·赫默特男爵在中国购得的。“荷兰在一战期间始终是中立国,并无参战的事实。并且当时的三条战线都在欧洲,中国并无战事,怎么可能驻军中国,并‘负责德国及奥匈帝国等使节的安全’?”裴光辉还进一步指出,“中国在一战期间是协约国成员,当时北洋政府总统黎元洪的对德宣战布告里明白宣布与德、奥等国断绝外交关系,因此一战期间在中国已不存在敌国(德国及奥匈帝国)的驻华外交机构。所以说范·赫默特男爵是‘护卫军司令’并在中国‘负责德国及奥匈帝国等使节的安全’也不太可能。”其二,天价特征有异。裴光辉站在专业角度提出质疑,此件拍品无论从青花发色还是作画细节上均与元代青花瓷器的实际特征不相符,特别是画面中人物服饰和道具多处穿帮,有较明显的明清风格。

当年的2.3亿“鬼谷子下山”瓷器如今身在何处?

裴光辉的结论更是惊人:“佳士得拍卖中国文物,鉴定专家中居然没有一个是中国专家,这很不正常,难以让人信服。艺术品没有国界,但是有娘家,中国专家对于中国文物当然最有发言权。为什么中国艺术品的真伪要由外国人说了算呢!”

中国官方机构的文物专家中似乎没人在公开场合支持裴先生的这一观点,但是在民间,却有不少收藏者投了裴先生的赞成票。大多数支持者的理由非常简单:专家们不是老说中国民间收藏者手里的元代青花瓷器都是假的吗,凭什么外国人手里的元代青花瓷器就是真的?至于不赞成的理由是什么,专家们没有明确表示。对于绝大多数观众来说,宁愿相信“鬼谷子下山图”是真品,一是出于对国际大拍卖行的信任,二是认为“中国的文物拍出天价来有什么不好?难道就只有外国的文物值钱?”

纵观世界拍卖史,“鬼谷子下山图”不仅独占元代青花瓷成交价位之鳌头,同时在中国文物拍卖史上也可谓是空前。对此,国内部分专家作出解释:“鬼谷子下山图”之所以能拍出两个多亿的天价,一是元代青花瓷器的存世量稀少,在全世界范围内“只有300件”,品相如此完好的更是少之又少;二是贵在此上画的是人物故事,现存世类似的元代青花瓷器已知的仅有8件,此是其中唯一能够流通的,其余7件均隐身于各国博物馆。说来说去无外乎就是一个价值法则——物以稀为贵。

也有一些专家对“鬼谷子下山图”天价成交有不同看法。在这部分人士当中,有3位专家的言论引起了我们的特别关注。一位是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国内享有盛名的陶瓷专家李炳辉先生,他在充分肯定元代青花瓷器艺术价值的前提下指出:“很难说这只青花是全世界最值钱的瓷器,因为竞拍出的价格有很多人为的因素在里面!”第二位是原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资深委员、国家博物馆和首都博物馆顾问孙学海先生,他认为“鬼谷子下山图”并非像拍卖公司宣传的那样是什么“孤品”“绝品”,“同类元代青花瓷器人物大,国内曾经多次出现过,只是很多人觉得元代青花瓷器都在国外,不承认国内、特别是民间有元代青花瓷器存在,才给外国人以天价向我们推销元代青花瓷器制造了机会”。还有一位是香港资深文物鉴定家兼经济人翟建民先生,他曾亲临“鬼谷子下山图”拍卖现场,并参加了竞拍。事后,翟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委婉地说:“最后两位竞价者对元代青花瓷器的实际价位并不很了解。”此话说穿了就是:值不了那么多的钱!

山西作家吴树先生在其所著《谁在拍卖中国》一书中,就大胆质疑“鬼谷子下山图”两个多亿的天价和去向。他写道:“据‘鬼谷子下山图’拍卖现场一位目击者告诉我,那只‘鬼谷子下山’青花大的最后胜出者——半路杀出的美国古董商埃斯凯纳齐,曾向外界披露了一个令人意外的秘密——他是受人所托参加竞拍的,并非这件拍品的真正买家。在场记者一再追问他受雇于谁,但埃斯凯纳齐不肯透露,最后说了句‘买家不是亚洲人,也不是英国人’!便离场而去,身后留下一片悬疑。有人猜测最终买家可能是美国藏家,佳士得拍卖行对此不予证实。

当年的2.3亿“鬼谷子下山”瓷器如今身在何处?

3年多来,吴树先生曾经通过多种渠道向多位佳士得雇员求证这只天价元代青花大的买家究竟是谁,但几乎所有人对此都噤若寒蝉,推说“不知道”。究竟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出于替买主保密,抑或是知道了不能说,也许真正的答案只有拍卖行的上层才能回答。根据大多数人的猜测,吴树先生又委托了长年在欧美各国讲学的法国美学家罗曼教授代为调查,罗曼教授又发动了自己的几位博士生重点在美国几家大的收藏组织进行查访,先后听到了如下几种传言。

传言之一说在现场竞价的美国古董商埃斯凯纳齐就是“鬼谷子下山图”的真正买主,出于某种原因他不愿意承认自己买了那只大。编者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一是埃斯凯纳齐先生在拍卖现场曾当众宣布是替别人代买,而这样为了保密而损失自己的信誉似乎有点得不偿失;二是埃凯纳齐先生虽然在拍卖场上以半路杀出、出手凶狠闻名于世,但是就他个人爱好而言,尚未发现对中国文物情有独钟。2008年纽约佳士得秋拍时,此人面对十几件开价区区十几万美元的中国国宝级石造佛像,胳膊都懒得抬一下。

第二种传言暗指某美籍华裔收藏家秘密将“鬼谷子下山图”“囚禁”于室。这种可能性也不大。因为众所周知,此公多年来主要收藏中国古代青铜器,而且行事磊落,曾多次将其收藏的青铜珍品捐赠中国的博物馆或公开在国内展出,怎么会单单将此件举世瞩目的元代青花大藏而不宣呢?

第三种传言就更加离奇,言及收藏那只元代青花大者乃大名的雷曼兄弟公司CEO理查德·富德的太太凯斯琳·富德。诚然,这位作为全世界200名收藏大家之一的富婆,当时若看中了“鬼谷子”,那个中国瘦老头肯定非她莫属。但3年后雷曼公司破产,她多次拿出来拍卖的部分藏品中,似乎未能发现有中国文物。这位酷爱欧美当代艺术的阔太太,情急之下连威廉姆·德·库宁、艾格尼·马丁、巴内特·纽曼等的大量油画都能忍痛割爱,很难想象她会情有独钟地将“鬼谷子”留在家中“压箱底”。

只剩下出自国内的最后一种传言了,那就是:佳士得做局!这种传言的反对者认为:倘若说国内的一些小拍卖公司干这种鼠窃狗偷之事还有可能,放在赫赫有名的国际两大拍卖行之一的佳士得身上,打死都不敢相信!但支持这种传言的人也有他们的说法:国际大拍卖行又能说明什么?佳士得又不是没干过这一档子缺德事,20世纪末他们不就联手苏富比多次上演过此类丑剧?

传言林林总总,莫衷一是,但有一点吴树先生明言:即便“鬼谷子下山图”的确被人以天价收藏了,也并不能说明元代青花大就是最具文化价值和市场价值的中国文物。至于由此一拍而引发的国内诸多专家和大收藏家突然对元代青花的顶礼膜拜,那更是一场场无知的闹剧或别有用心的利益跟进。吴树先生曾在多种场合赞赏李炳辉、孙学海和翟建民先生“对鬼谷子下山图”的价值评判,同时吴树先生还认为,就算那只元代青花大天价成交不是佳士得做局,那也是有人想借此树立标杆,先弄出一天价,然后好将更多同类物品卖给中国人。自此以后拍场上的元明清三代官窑瓷器价格飞涨、巨量回流,已足以显示出那一场元代青花天价拍卖的领军意义了。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