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收藏网 » 集邮 > 邮人邮事 > 正文

郭润康“文革”智取邮票册

核心提示:无独有偶,邮坛集邮大家则以另类方式,诠释自己至真至善、至尚至美、冰清玉洁的最高境界。小小方寸,精美无比;邮票世界,五彩缤纷;王者之...

 

无独有偶,邮坛集邮大家则以另类方式,诠释自己至真至善、至尚至美、冰清玉洁的最高境界。

小小方寸,精美无比;邮票世界,五彩缤纷;王者之好,好者之王;集邮之乐之趣,让人心旷神怡;遨游集邮天地,让人流连忘返,让人乐不思蜀,乃至忘我忘食废寝······,这是集邮人的共同感受。

然而,如果说,因为集邮,要担惊受怕,要被抄家;因为集邮,要挨批挨斗,要被拘留;因为集邮,要被收审关押,要坐牢送命······,这些今天听来犹如天方夜谭般的奇谈怪论,犹如外星人般的许多怪异举动,但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样一个反常的时期,非常的年代,异常的理念之下,就都是平常而又正常的东西了。

《全国山河一片红》本是一枚因故停止发行邮票,但在“文革”政治氛围中,收藏停发邮票就是上纲上线的严重问题!1974年,上海发生追查《全国山河一片红》邮票事件。有人反映上海复旦大学陈纪昌教授有该票,于是,陈家遭公安部门搜查,陈被拘留审查,邮票被没收,“罪名”就是收藏“文革”中取消发行的邮票。

1977年,追查《全国山河一片红》邮票事件再次发生。长沙邮人戴无涯在自印的邮刊上刊出《全国山河一片红》邮票售讯,被人举报他将该票卖给香港,后以走私罪判刑竟然死在狱中。

戴死并不算完,沪、杭凡与戴有交往者一一被查,天津集邮者说大话有“一片红”,天津公安局专门立案调查,最终查无实据,收审9个月后释放,为吹牛皮买了单。因为此事,天津集邮家林崧、杨耀增等人均被调查,而浙江诸暨集邮家俞炳森因与戴无涯有过集邮交往,竟然遭到了调查人员的打骂。

以上只是比较典型的案例,全国各地因票得祸,因集邮获罪者不在少数。面对动辄得咎、人人自危、没有飞来横祸就是天大福事的“文革”年代,在极少数人即便集邮也已深深转入“地下”的状况下,有个别人似乎无动于衷、我行我素,无所畏惧,依然“光天化日”之下继续这一“资产阶级情调”的集邮爱好。

话说贵州,史无前例的“文革”开始后,郭润康先生提前做了准备,他把一些书报卖掉,把有用和需要保存的集邮书刊、邮票放在四个箱子里。之后不久,“革命行动”蔓延到郭老家里,贵阳医学院的“革命造反派”到郭老家来抄家,面对这一“革命行动”,郭老“积极配合”,他特意主动介绍这四个箱子里收藏、保存的集邮书刊和邮票,但是,造反派们却不屑一顾,连看都不看一眼,他们认为主动让看的东西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

然而,让郭老没有料到的是,他放在书架上、自认为没有问题的另外两本邮票册却惹出了麻烦,其中一本清代邮票,另一本是外国邮票,被红卫兵造反派认为要么是封、资、修,要么有政治问题,被贴上封条给抄走了。

幸运的是,邮票抄走不到两个月,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发布。郭老思维活跃,将此与被抄的邮票相“联系”,他不失时机,拿着当时最“时髦”、最权威的红头文件——中共中央《十六条》为“尚方宝剑”,去贵阳医学院找到曾来抄家的红卫兵造反派,谁也没有想到,竟然顺利要回了被抄走的两本清代邮票和外国邮票。

中国“文革”时期的“文化大革命是个没有文化的大革命”(韩美林语),更是一个近现代史上罕见的、逆世界潮流而动的反动时期,其时黑白混淆,是非颠倒,没有真理,没有法制,革命越早越反动。在“造反有理”、“铲除毒草”、集邮属于“封、资、修”、甚至“复辟、变天铁证”的“文革”年代,郭老的邮票没有遭受损失,这在老集邮家中殊不多见,整个邮界、藏界罕见

尤其是,被红卫兵造反派抄走的清代、外国邮票册,郭老“冒天下之大不韪”自己找上门去讨要,竟然而且完好无损索回,此一“找事”举动堪称“反潮流”之凛凛正气,浩浩壮举,集邮界闻所未闻,令人不可思议,让人钦敬有加,此“无畏”可否认为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艺高人胆大”呢?郭老之举,偌大中国可能仅此一例。

以致有邮友闻听此事纷纷称奇,说郭老:你当时还敢去找造反派讨要邮票?真是胆大、大胆!郭老淡然作答:我思想深处只有一个信念——集邮无罪!他竟然忘了当时政治气氛下的的一个重要处世原则:多一事少一事,无事就是平安就是福!

郭老在他的《集邮传真》一书中感慨:“······更欣慰的是在十年浩劫中,能安然无恙,一枚不丢地保存下来,真不容易。”

人在世界的第一法则是生存,生命的存在是首要,身体永远是第一位。然而,“文革”期间对人权乃至生命的漠视和践踏,堪称中国历史之最,言谈举止,风声鹤唳;稍有不慎,动辄得咎;随意逮捕关押,脑袋轻易搬家并不罕见。郭老上述举动,常人躲之唯恐不及,避之唯恐不速,哪还有主动上门招惹是非的?但我们的郭老却反常人之道而行之

 “文革”期间,郭老没有中断集邮,他经常去邮局购买新发行的“文”字邮票,关起门来独自欣赏。1973年他与镇海县一邮友恢复通信并交换邮票;1974年与成都邮友汤德铨联系并得其油印邮票目录,知悉了“文”票的有关情形。

公元2016,正值郭老润康先生期颐之年,谨以拙文恭贺共祝郭老高寿华诞,身心康健,德艺双馨,永辉后人。

原文高华:《大德大家 至真至纯》节选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