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收藏网 » 集邮 > 邮人邮事 > 正文

邮缘七十载——著名集邮家、邮学家郭润康先生的邮品与人

核心提示:\五洲大药房与五洲邮票社郭润康是江苏丹阳人。8岁那年母亲去世后,便寄养在叔父家。童年生活,除了在私塾读书,死记硬背《三字经》、(千字...

\五洲大药房与五洲邮票社

郭润康江苏丹阳人。8岁那年母亲去世后,便寄养在叔父家。童年生  活,除了在私塾读书,死记硬背《三字经》、(千字文》、《大学》、《中庸》、《论语》外,不过是打弹子、放风筝、捉迷藏而已,生活单调、贫乏。唯一能叫做文化生活的是集香烟盒内的画片,因为当时的商人宣传,如集齐一整套,可以兑换一辆自行车,所以大人小孩都热衷于收集、交换,这为郭润康后来集邮起了触媒作用。

15岁那年,郭润康来到了五洲大药房蚌埠分店当学徒。当时的五洲大药房是一个以经营中西成药为主的股份有限公司,规模较大,全国许多地方都设有分店。在这里,郭润康接受了严格的教育,每天早晚要学英文、练字,以了解药品的名称、功能等。由于有总公司和各分店以及国外的如英、德、日、美等药厂寄来的信或广告、新药说明书等,上而各种花花绿绿的邮票,便引起郭润康收集的念头。谁知当时这种由爱美心理驱使而产生的自发行为,却帮助他后来驶向了“集邮王国”。

抗战期间,郭润康在辗转了武汉、广州、广西几个分店后,根据总公司的安排,经过儿个月的筹备,1939年7月,五洲药房贵阳分店在地处闹市的中华路开张了(就在“老不管”隔壁)。开业不久,郭润康便接到了一张寄给五洲大药房的明信片,寄片人是上海五洲邮票社,片的背面有一长串收购邮票的广告……,这是邮票社了解到大的商号都有大宗包裹,因此有目的地寄来明信片征求,收集包裹上的邮票。于是,与五洲邮社便有了交往。郭润康把自己多余的邮票寄去,同时要求折价寄来他所需的外国邮票,这样一来二往,原来10年只集了300来枚的邮票,现在不花一分钱,换来了4000枚各国邮票,这无疑为迈向“集邮王国”又进了一步。

“金竹邮票会”与“金竹邮刊

郭润康的集邮生涯中,有两人对他的影响较大:一是在汉口分店时遇到的一位叫林良斐的集邮者,他指点郭润康区别邮票的方法,全套的枚数以及区分版式对研究邮票的重要性等。另一位则是周伯琴先生,他使郭润康放弃集西邮,转入集国邮的行列。

1940年一1941年,郭润康在贵阳青年会的英文夜校读书,当时那里有几位集邮者,大家经常交谈,觉得应该扩大范围,互相联系。于是就写了一个条子贴在青年会门口,征集集邮者,几天就有30多人来报名。不久后,大家都觉得有建立一个集邮组织的必要,在办了相关的申请手续后,1942年8月23日,金竹邮票会成立。“金竹邮刊”是几个月后发行的。据说当时郭润康为给邮刊筹措资金,还利用他与当时各大药房较熟的条件,拉了一些广告赞助,所以在“金竹邮刊”的全辑上可以看到一些除邮讯外的药房等商业广告。

“金竹邮刊”从1942年创刊到1946年停办,共发行35期,从第2卷第2期起,就由郭润康主编。

谈到“金竹邮刊”的保存还有一个小插曲:郭润康在1975年就把自己保存的全套35期邮刊送给了任尔勤(也是一位集邮家),当时香港x人向任尔勤借用复印,结果有借无还。任尔勤又花450元高价补得一套。后来在郑州集邮小组一位叫程兵的帮助下,《金竹邮刊》的全辑影印本才得以印刷并保存下来。此桩事还受到我国著名集邮家张包子俊、吴凤岗等的赞赏,认为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善事。据郭润康介绍:在当时抗日战争的内地,与成都、兰州、重庆等邮社比,金竹邮票会的名气要大一些,邮刊上所体现的邮学研究水平也要高出一筹。

收到一部邮集获赠两部邮集

收到整部邮集集邮者来说是补充藏品的最好时机。

1941年郭润康收到一位同事代为从一位逃难的缅甸华侨手中买来的邮册,花费了40元钱,相当于一个月的工资。邮集里有大龙、小龙、万寿各一套,都是品相上乘的旧票,其余都是缅甸邮票。收到这三套我国邮票的“龙头”,使郭润康更坚定了集国邮的信心。

郭润康获赠的第一部邮集是任善震的遗集。任善震是贵阳的一位老集邮家,早年与郭润康组织金竹邮票会,他负责宣传。由于身体不好,人到中年就辞世了。1961年,郭润康与任善震的大儿子任惠在马路上偶遇,摆谈了别后多年的情况;后又谈到他父亲的邮票情况才得知:任善震去世后,邮票一直压在箱底从未动过,原因是子女们也不集。任善震的儿子叫郭润康有机会去看看,如郭润康要就送给他。这样在征求他的叔父同意后,郭润康得到了任善震的邮集,共23册,有大、小龙、万寿,红印花大一元票及各个时期的普票

郭润康获赠的第二部邮集是好友吕明三的藏品。他们既是同行又是邮友

1962年初,郭润康与全家在一饮食店吃早点时遇到吕明三的爱人。见其面容憔悴,相谈之下才知吕明三在一次药房值夜班时突然死去。两个月后,又遇其妻,谈话间说到吕的邮集,她说她没有兴趣,如郭润康要,去她家看看。一个星期天,郭润康买了一些奶粉、葡萄糖带去看望她,吕明三的爱人取出装满一皮箱的邮集郭润康拿走。邮集中大部分是40年代的信销票,另有一些三、四版伦敦中山像的全张,还有2000套邮政总局成立50周年的纪念票。无独有偶,一个月后,传来吕明三全部财物被洗劫一空的消息,所幸邮票送给了郭润康,幸免于劫。

谈及获赠邮集一事,郭润康说:“这都是好友对我的深厚友谊的表现,也是我集邮生涯中铭记不忘的事。”  (此文原刊《甲子邮刊》第158期,2002年2月)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