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收藏网 » 集邮 > 邮人邮事 > 正文

裘真:我与《中国集邮报》

核心提示:24年的磨砺,让《中国集邮报》脱去稚嫩,走向成熟,炼成了一副能担当大任的肩膀。繁荣集邮文化,建设两个文明寄于斯、赖于斯!数十册装订整...

24年的磨砺,让《中国集邮报》脱去稚嫩,走向成熟,炼成了一副能担当大任的肩膀。“繁荣集邮文化,建设两个文明”寄于斯、赖于斯!

数十册装订整齐的《中国集邮报》合订本,顺次摆在我的书柜里。20多年来,这份报纸指引我从一个积攒邮票的蛮汉,成长为省市邮协的中坚。《中国集邮报》之于我,是汲取邮识的课堂、是成长路上的罗盘、是结交邮友的中介、是交流收获的会馆、是投资理财的参谋、是抒发己见的讲坛……

《中国集邮报》教我知道了邮票的三要素,弄清了邮票有纪、特、普、改、军、航、欠等种类之分,了解到世界邮史的断代方法中国邮政的古今状况,学到了传统、专题、邮政史等各类展集的评审规则和编组经验,夯实了我的基础集邮知识。

20多年前,邮品丰富多彩、故事引人入胜的专题集邮迷倒了我,遂梦想编组专题邮集参展。是报纸上集邮家的经验令我冷静下来,明白自己蜗居小城、囊中羞涩、不懂外语、沟坎繁多,心愿难酬。有鉴于此,我毅然改弦更张,找准方向,将精力、财力集中于“长城普票”和《中国鸟》。经过广泛收集、深入研究、精心编组,我终于有了两部在河北邮展上获得现代类一等奖和二等奖的邮集,亦有多篇学术论文在“北方七省市”和后来的“北方十省市及中国普票研究会”、《齐鲁集邮》组织的全国征文活动中获得一等奖。

《中国集邮报》一直是集邮界专家和新锐们传经布道的殿堂。为获专家的个别指导、为与新锐们交流切磋,我通过该报得到了董纯琦、朱培基(已故)、邵林、华熹等专家的无私传授;并先后与钟世昌、马东甲(已故)、孙成熙(已故)、杨麟瑞(已故)、邓德勤等十几位资深邮人结为邮友。鱼雁游飞、简牍来往、切磋砥砺、成果共享。

谁都想让自己的邮品升值,更想捡漏获宝,我也不例外。我有过一次邮品变现的经历:1997年春天的邮市疯潮中,我将 1993年从集邮门市部花18块钱买的JP36等三种共60枚邮资片复品出手,一下子净赚了七百多元!

2006年秋,我在旧书市场上闲逛时遇到一些贴普票的旧信封,货主开价一块钱一枚封。翻了一会儿,见其中有一枚很少见的贴了P12.5普十三8分线齿组外品票自制封,是1966年9月15日自武汉寄北京的。这枚封的名址都是“破四旧”后新改的名称,封背面有手写的毛主席语录,“文革”气息浓厚,当时的市值约80元钱。我不动声色地将它捏在手上,另外挑了5枚贴普13邮票的封,跟摊主协商后,最终以5元钱成交,捡了个不大不小的漏儿!

这识辨珠玑的慧眼和把握机遇的头脑不是天生的,都是《中国集邮报》培养出来的!

1996年10月23日的《中国集邮报》,在6版头条位置用醒目的标题刊登了我第一次投到该报的邮文——《邮票齿度标定亟待规范》。此后,我又先后有30多篇文章被《中国集邮报》刊用。

《中国集邮报》让我学到了邮识,结交了朋友,明确了目标,取得了成绩,我会永远陪伴她!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