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收藏网 » 摘要 > 历史 > 正文

隐蔽在戴笠身边的中共地下工作者

核心提示:然而这支潜伏小组刚进解放区就被抓获了。戴笠得知后暴跳如雷,像个疯子似的捶着桌子,踢着椅子,破口大骂。他的阴谋失败了。他破坏陕甘宁边区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罪证又被共产党抓获

点击进入下一页

张露萍

1940年盛夏季节,国民党军统特务头子戴笠通过电台亲自与胡宗南联系,要胡帮忙把自己的特务小组送入陕甘宁边区。这是一次绝

密行动,从人员挑选到行动实施只有戴笠和胡宗南两人知晓。

然而这支潜伏小组刚进解放区就被抓获了。戴笠得知后暴跳如雷,像个疯子似的捶着桌子,踢着椅子,破口大骂。他的阴谋失败了。他破坏陕甘宁边区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罪证又被共产党抓获了,无法向蒋介石交待。作为情报专家,他使用的又是军统电讯以外的密码,且又经过自己加密处理,似乎已是天衣无缝。可这次行动败得如此之惨,是他入军统以来的头一次,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如此机密的情报是如何落入我军手中的呢?原来,在军统局内部活动着我党的一个地下“七人小组”。他们是张露萍(化名)、冯传庆、张蔚林、赵力耕、杨光、陈国柱、王锡珍,其中张露萍是党支部书记。“七人小组”直接归叶剑英在重庆创建的南方局军事组领导。小组的任务是与南方局军事组直接联络,负责传递情报,待机在戴笠的军统特务机关内部发展党员,壮大组织。

小组于1939年11月底成立,当时只有张露萍、冯传庆、张蔚林3人。负责人张露萍以张蔚林妹妹的身份住在张蔚林家里。面对国民党反动派丧心病狂的挑衅和进攻,及时掌握敌特情报,对于击退反共高潮是十分迫切的任务。他们深知工作的艰险和任务的繁重,便夜以继日地工作着,边工作边发展组织,半年来为我党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军事和政治情报,使我党在同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中始终处于主动地位。

1940年7月的一个深夜,小组负责人张露萍忽然听到“的嗒,嗒的的的,嗒的嗒的”用“ABC”3个字的电码来敲门的声音。她知道是冯传庆来了,这是他们最近约定的暗号。

冯传庆气喘吁吁地走进来。他那黑褐色的脸上,放出了异样的光彩。

张露萍和张蔚林猜出一定是有要紧的事情,于是不约而同地问道:“老冯,有什么事?”

冯传庆坐下来,从皮夹克的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过来说:“你们看。”

张蔚林接过来一看,知道这是戴笠发给胡宗南的一份绝密电码,高兴地说:“这里面一定有文章!”

“是啊,所以我就赶紧抄录下来了,我们赶快把它译出来吧。”
 

他们3人在带有黑布灯罩的台灯下,开始译电。他们翻看了一本又一本密电码本,就是翻不出它的原文来。冯传庆摸着头说:“怪了,怎么译不出来呢?”

“这样难译,正说明它的重要。”张蔚林说,“这一定是戴老板发给胡宗南的绝密电报,否则是不会这样难译的。”

“是不是他们之间另有一本密电码?”张露萍提醒道。

冯传庆点头说:“很可能。”他忽然灵机一动,对张蔚林说:“你把我放在你这里的那份讲义拿来。”

“哪份讲义?”“就是奥特莱斯的。”

张蔚林把美国密码专家奥特莱斯在军统密码破译训练班的那份讲义找了出来。

冯传庆接过来,一面仔细地翻看,一面不断地思索。忽然,他拍着脑袋,恍然大悟说:“这一定是戴老板和胡宗南两人之间另有约定的密电码,是在原有密电码的基础上,又做了加减的!”

冯传庆一遍又一遍地做加减试验,终于把电文译了出来。电文是:戴笠亲自派遣一个潜伏小组,一行3人,携带小型电台,要通过胡宗南的防区,混入陕甘宁边区,请胡宗南设法掩护,并协助进行。

这是一件关系到解放区安全的重要情报,是军统特务反共的又一新阴谋,事关重大,一定要尽快把这一情况报告南方局。张蔚林认真抄写好电文,交给了张露萍。这时,东方发白,天已破晓。张露萍连早饭都没顾得上吃,便把这份重要的情报,送到南方局军事组。

接下来便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七人小组”像一把尖刀刺入了军统的心脏。他们在敌人最森严、最机密的特务首脑机关里,构建了一个党的“红色电台”,同敌人展开特殊的战斗。后来这个小组不慎暴露,成员全部被捕,并于1945年7月14日在贵州息烽集中营英勇就义。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