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收藏网 » 书报 > 古籍善本 > 正文

辽宁省图书馆古籍善本背后的故事

核心提示:

蒲松龄《聊斋志异》稿本 蒲松龄《聊斋志异》稿本 《续资治通鉴长编》 《续资治通鉴长编》

  原标题:省图古籍善本故事 慧眼识“聊斋手稿

  辽宁图书馆古籍善本背后的故事

  对于广大爱书人、藏书人来说,古籍善本可谓书中明珠。不过目前市面上,早已寻觅不到传说中的明版书、元刻本,更别提传说中价值千金的宋版书了。在沈阳,在我们身边,就有一座古籍宝库,那就是辽宁图书馆古籍藏书是辽宁图书馆的基础藏书之一,那里的古籍图书藏书总量为56万册,其中善本古籍12万多册,与国内其他大型图书馆相比毫不逊色。

  这些书或是由著者后人一直保存,或者在藏书家们手中数世流转,它们经历过战乱,也曾被藏在木箱中难见天日,但书香一脉,最终悠悠传承了下来。

  命运多舛的蒲氏“聊斋原稿

  《画皮》《婴宁》《促织》《崂山道士》……从孩童时起,我们大多听过《聊斋志异》中的这些故事。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当年蒲松龄手书聊斋志异》半部原稿就藏在辽宁图书馆。从康熙十八年(1679)蒲松龄为自己作成的狐鬼小说初步结集,定名《聊斋志异》起至今,300多年间,这半部原稿身上,发生了许多故事

  相传原稿最初分装为十二册,并没有正式刊印,而是同蒲松龄的其他手稿一起,被后人藏在山东淄川城内玉英街蒲氏家祠。人们所阅读到的,只有大家传抄的几部分内容。清同治年间,山东大旱,蒲氏七世孙蒲价人携家眷远走东北,来到沈阳,随身便携带了《聊斋志异》的原稿及蒲松龄的其他几部手迹。蒲价人粗通占卜之道,来到沈阳后,在城里摆了个卦摊,时间长了,卦摊的生意竟然很好,蒲价人也因此小有积蓄。光绪初年,他将《聊斋志异》原稿重新装裱原稿也由最初的十二册改装为两函八册。

  后来,装订后的原稿出借后佚失半部,它及蒲松龄另一部手稿聊斋杂记》一直藏在西丰,由蒲氏后人蒲文珊保存。1947年,西丰土改,蒲文珊部分家产被封存,《聊斋志异》原稿也在里面。当年土改工作队负责人刘伯涛无意中发现了这半部原稿,他看原稿用几种字体抄写,又有红笔圈点,认为可能是珍本,连忙抢救出来。蒲文珊十分激动,回想手稿收藏的艰难坎坷,决定将手稿捐献给国家。

  这半部原稿的鉴定过程也很有趣。1951年春,鉴赏家杨仁恺受命鉴定这半部《聊斋志异》手稿,他花费3个月的时间对这半部书稿逐字逐句校勘,收集了很多资料及旁证。因为原稿存在着两种笔体,有人质疑它也是手抄本,经过仔细甄别鉴定,杨仁恺认为,《聊斋志异》半部原稿中,有30篇文章是蒲松龄的学生等别人代抄的。从代抄的30篇文章分析,首先,有了初稿本之后,才能委托他人代抄;其次,代抄文章中的段落均有蒲松龄较大的删改,而蒲松龄本人手写的“仇大娘”、“王成”、“促织”等篇章,则发现错字、错句便随手修改,不像勘校他人代抄文章时那样,较大幅度地删改;第三,《聊斋志异》原稿中有两卷同时有文章“猪婆龙”,以致蒲松龄在后一篇的“猪婆龙”首尾画上勾销符号,并写上一个“重”字。再有“海大鱼”一篇,上下也有墨笔勾销符号,可能是蒲松龄在最后勘校时认为,该故事内容不够充实,或者因为其他缘故,决定将该文章删除。

  现存《聊斋志异》半部原稿,由竹纸抄写,除卷前三篇序文外,收文234篇,经鉴定,这半部原稿系全部八册原稿中的一、三、四、七册,其中30篇分别为他人代抄外,其余篇目均系蒲氏手迹

  沈阳与东北

  让我们共同关注、深度寻访那些沈城中现在或曾经冠以“东北”名头的重要文化存在。

  分离后又重聚的伪皇宫善本

  辽宁图书馆还藏有一批珍贵的善本书,它们来自原长春伪皇宫。

  当年,溥仪退位后,以继续留居故宫[微博]之便,假借赏赐其弟溥杰为名,把故宫所存大量善本书盗运至天津。据说溥仪天津的静园共有善本书35箱,箱高二尺多、长二尺多,宽一尺多。日本帝国主义在长春扶持溥仪建立伪满洲国后,溥仪天津收藏的图书文物也运到长春,里面就包括这35箱善本书。这些书被存放在伪皇宫东院的藏书楼里。

  1945年8月12日,在日本投降前夕,溥仪乘火车逃离长春,这些善本书并没有被他一并带走。1946年,东北民主联军进入长春,发现了这批古书。东北局的相关领导决定用马车将这批书全部运走,最后由东北图书馆筹备处保存。

  长春伪皇宫的另一部分善本书保存在沈阳,共92部。1947年下半年,国民党政府将沈阳的重要图书档案急速南运,这92部善本书运到北平,没有再南下。1949年3月北平解放,东北文物保管委员会派人将这批图书档案文物运回沈阳,这些分散多年的善本书终于汇集,统藏于东北图书馆

  一页宋版一两黄金

  我国的雕版印刷,从唐初贞观年间出现,到宋代达到顶峰。宋代商品经济发达,图书流布于市,《清明上河图》就描绘有当时的刻印售卖书籍的“书坊”。到了明代,钱塘学者高濂说宋代雕版印刷的书籍雕刻精良,校对严密,书写肥细有致,印刷清晰明朗,“故以宋刻为善”。明崇祯年间,著名的刻书印刷和藏书家毛晋,曾公开挂牌收购宋版书。他那时收购宋版书,不是按册,而是按页论价。而坊间早就有“一页宋版,一两黄金”的说法。

  省图所藏宋刻本古籍,除了著名的《抱朴子内篇》外,《续资治通鉴长编》也值得一说。这部书108卷,宋李焘撰,宋刻本。北宋年间,司马光编成《资治通鉴》,对后世影响很大,而《资治通鉴》续作仿作也陆续面世,李焘的这部书便是《资治通鉴》的续作,完整记录了北宋的史实。

  《长编》书成后,除缮写本藏于秘书省之外,还有刻本流传。其中除流传的七朝本《长编》外,现在国内外还保存三部宋刻五朝本《长编》。辽宁图书馆的藏本《续资治通鉴长编》就是其中之一。

  《广雅疏证》稿本弥足珍贵

  在古籍善本中,已经写定尚未刊印的书稿,称为稿本,向为藏书家珍爱。

  《广雅疏证》十卷,清王念孙撰,嘉庆元年家刻本。《广雅》,三国魏张揖撰,是一部较早的训诂著作,但其中有许多疏漏,所以王念孙的《广雅疏证》成为一部系统整理、阐述《广雅》的著作。全书刻成之后,王念孙感到仍有不足,便同儿子王引之一起,在完成的刻本上删改,并随时将补正的文字用朱墨写成纸条粘在书眉处。据推断,王氏父子这么做是想定稿后再重新刊刻,但这部加了补正的书并没有刻成,全书虽未刻本,却有了稿本的价值。

  后来,这部书流传到清河汪氏手中,再又归辽阳黄海长所有,光绪年间,黄海长汇聚书中的纸条,写为一卷,名《广雅疏证补正》,刊刻印行,但只印了20部,所刻的书版就毁于战乱,而因缘际会之下,最终王念孙的稿本为辽宁图书馆所藏。

  沈阳晚报 记者魏雯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