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收藏网 » 书报 > 古籍善本 > 正文

韦力收藏古籍之谈

核心提示:   于是  在纸质书式微的今天,读一本精心讲述古书之美、藏书之乐的妙书。  对中式美学情有独钟的安妮

  于是

  在纸质书式微的今天,读一本精心讲述古书之美、藏书之乐的妙书。

  对中式美学情有独钟的安妮宝贝,采访了著名藏书家韦力,走进他的芷兰斋,赏析千年古书,也跟着他走进阴暗沉静的古书仓库、江浙的古代藏书楼

  韦力收藏古籍逾十万册,四部齐备。“唐、五代、宋、辽、金之亦有可称道者,明版已逾八百部,批校本、抄校稿、活字本各有数架。”也曾主编《藏书家》等专业期刊,并著有《古书收藏》、《古籍善本》、《批校本》、《中国近代古籍出版发行史料丛刊补编》、《芷兰斋书跋初集》等。

  他将我们带入一个脆弱而珍奇的文字世界。宋嘉定六年刻成的《施顾注苏诗》盛名,流传在藏家手中的典故各有惊险;宋刻本天禄琳琅《纂图互注尚书》细腻的黄麻纸,五色织锦封皮,七枚乾隆印章;《册立光宗仪注稿》刻成于泰昌元年,证明了明光宗朱常洛登基的艰险及短促……每一册,每一卷都看似稀薄柔软,却经得起数百年时空的穿梭和人文的审视。

  韦力一共解说了10本珍藏古籍内容、版本递传、背后故事,配以大量精美的古书照片,内容严谨详实而雅趣盎然。每一册具有收藏价值古书,都如一道魔法门,需要你有丰富的历史人文知识,才能从脆弱的棉纸界面穿越到古世人间。古书收藏不在于聚敛。古人把收藏叫“选学”,“如果你不能将收藏升华,只停留在聚物的层面,就没有太大意义,只是一个仓库保管员而已。”

  收藏古籍的过程里也必然少不了参与拍卖,韦力的经验之谈不得不读,无论你是想投资还是自赏。当然,也有古书的初级入门知识的详解,诸如,何谓宋元本,何谓嘉靖本;何谓写刻本,何谓影刻本?何谓页眉的批、行间的校,书前的题记,书后的跋语?又如,为何古人认为手卷品位最高,其次是册页,再次是扇面,最俗是立轴?卷轴装的系统术语包括:包首、隔水、诗塘、题端。再如,装裱工艺中失传的缂丝技术究竟是怎样的?

  古书在版本、纸张、装裱、刻印等方面精致至美,工匠技艺之精湛、古法用心之体贴,分门别类都值得细说。

  长篇访谈之后,他们又谈愉悦,谈日常,谈童年,谈古今纸张之差,谈自己砸钱仿制古纸、刻印经典的事,也谈及藏书家古书中获得的真知,他说自己从一个喜爱风花雪月古诗词的文艺青年,蜕变成通读经史的行家,因而懂得“中国至今为止的思维模式和体系,都是以经学系统作为主线建立起来的,对经学的抛弃是学术的没落”。

  两人的恳谈不止关乎古书的拍卖、收藏等专业情趣,更涉及当代商人和文人的审美观、价值观。平凡的生活实景,坦荡的商人心得,亦是本书惹人深思之处。

  韦力的专职身份是商界高管,作为一个每年投资数百万在古书上的收藏家,他却叹道,自宋元到民国,藏书历来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而今天,如我这般小人物都能得到,对我而言是幸运,对社会而言却是悲哀。这么好的东西,如此轻易聚在一个小人物的手上。”

  古书之美,若仅在美学之中,只能停留在肤浅的审美层面,虽肤浅,却也是当今社会中的一种奢侈雅趣了。作为收藏家,韦力历练出一套深邃且有实据的学术观,古书也像特殊的媒介,连贯了古与今、物质和情怀,让他成为一个在现世活得有风雅亦有风骨的人,这,应该是关于古书的这场漫长修习后的意外收获。这让“收藏”这件事更内向指涉灵性,而非金钱或市场。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