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收藏网 » 书报 > 小人书 > 正文

《山乡巨变》如今已成了贺友直的代名词

核心提示:贺友直生前留影。鲁海涛 早报资料  刘二刚  说到《山乡巨变》,今已成了贺友直的代名词。而周立波的原著反倒很少有人去问了。《山乡巨...

贺友直生前留影。鲁海涛 早报资料

贺友直生前留影。鲁海涛 早报资料

  刘二刚

  说到《山乡巨变》,今已成了贺友直的代名词。而周立波的原著反倒很少有人去问了。《山乡巨变》共四册,出版于1961年,1962年一年之内就有三次印刷,后来一版再版,可见受众面之广。在《山乡巨变》之后,贺先生还画过不少连环画,如《李双双》、《朝阳沟》、《山沟里走出的女秀才》、《白光》、《小二黑结 婚》等等,论影响还是《山乡巨变》最大。画家一生有此杰作足矣。

  回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内的美术创作主要是年画连环画宣传画,尤 其是连环画创作,可以说已达到历史的一个高峰,当年的一批年轻画家,包括如今已是知名的国画家或油画家,或美术界的领导人物,谈起曾经的学画过程,不少都参与过连环画创作,而对于独领高标的贺友直先生又无不佩服和敬仰。诚然,像陆俨少黄胄叶浅予程十发、林锴、刘旦宅国画家当年也都画过连环画,但都 没有产生过影响便改行了。在我的记忆中,当时画连环画突出的还有:韩和平、丁斌曾的《铁道游击队》,华三川的《白毛女》,王叔晖的《西厢记》,王亦秋的 《林海雪原》,刘汉的《红旗谱》,刘国辉的《昆仑山上一棵草》,董辰生的《黄继光》等等,画法也是多种多样的。贺友直先生的《山乡巨变》之所以出众而耐 看,是他的立足点比别人站得高,他抓住中国画最本质的白描手段,独具匠心,参以陈老莲和民间版画的意趣,找到了与他心性相符的农村题材,深入到湖南山区, 访山问水,搜集形象,积累了大量的创作素材,把文字脚本重新用视觉艺术来表现。那时他正值中年,精力充沛,观察敏锐,每一幅画面都不轻易放过,哪怕一个普 通的情节,他都能画出生动来。

  比如《山乡巨变》第三册,亭面糊在龚子元家喝酒的一段,共十八幅,从开始喝,直到最后醉归,那种神情的变化和构图的变化真令人叫绝,至今我都难忘。其实,贺先生并不太能喝酒,这全靠他的观察和造戏造境的功夫。连环画创作,犹如拍一部电视连续剧,他既是导演,又是演员,又是摄影、道具、化妆,显然这几方面的能力没有人比得过他。他沒有学历,曾应聘在中央美术学院讲过学,其时中国那么多的连环画家怎么就看中了他?他那种带有漫画夸张的手法和幽默感,好像是他天生具备的,也是别人很难学得到的。

  齐白石的画有时也近于漫画,能借助漫画的画家下笔必然生动,只是一个“度”的问题。漫画法是减法,减是提炼,连环画国画的不同就是它的连环性,一个个细节都不能放过。我学画最早就是受的上海张乐平、贺友直先生的影响,那时买不到什么美术参考资料,我就临摹连环画连环画又便宜又好玩。后来我接到江苏人民出版社的连环画创作任务,一画就是三四年,当时王 孟奇、胡博综、朱振庚、陈丹青、高云等都在为出版社画连环画。1975年夏天,《江苏画刊》举办连环画创作座谈会,地点在镇江召开,特邀贺友直先生来讲课,他的朴实幽默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我还留有一张当时的照片,他穿着汗衫背心和我们合影,好像个运动员教练。他个子不高,秃顶,身体很结实,两道寿眉剑拔有神,是个生活很乐观的人。1995年4月,“新文人画展”在上海展出时,我和李老十、于水、朱新建几个人去他家拜访他,他住在巨鹿路695弄的一个老式二层楼里,房间显得很小,他的画桌又是饭桌,许多资料需要搬来搬去,他却很满足。其时美术界对连环画的热潮早已过去,艺术市场化了,画家对连环画已经不屑,许多当年画连环画的都已改画国画油画或卡通了,我们问贺先生,他说:“我玩不来,我就是连环画家。”他仍坚持自己是个连环画家,这是一个大家对美术学的自信,更是他做人的真诚, 毫不虚伪,毫不为时尚和虚名来左右自己。有人说,贺老脾气古怪,我们却感觉他很正直善良。他对在座的李老十关心地说:“晚上画画还迟吗?还偷不偷儿子的饼干?”我们都笑了。我们离开他家时,他把我们送到楼下,当我们过了马路又回头看他时,他还站在那里望着我们。

  2004年5月我应邀在上海朱屺瞻艺术馆举办个人画展开幕那天上午,正下着雨,却见贺友直先生和师母一齐来了,他们俩各穿一套白色的西装,红光满面,系着红领带,真像是举行婚 礼的样子,我太高兴了。看画后,我们就一起吃茶,我们并没有谈多少画上的事,在那种场合,只有眼神,我从中感觉到他对我的期望。贺师母说,他血压高,不能参加下午的座谈会了。是的,他已是八十多岁的老人。现在邀请他的地方太多了,师母已不让先生轻易出门。他的老家在宁波,嫌烦了他会躲在老家生活,而上海老房子一直都没有变,他也没有建自己的艺术馆,他把《山乡巨变》等连环画原稿都捐献给了上海美术馆

  我偶想到享有盛名的《吴友如画宝》 或称吴友如《十九世纪中国风情画》,如果说现代中国画大师有傅抱石李可染潘天寿关良丰子恺,那么贺友直不就是当然的连环画大师么。过年,我寄了一张《醉归图》给先生。画了一个醉老头骑着毛驴,贺先生回我一画,画的是一个抱瓮老头说:“醉了还能骑驴,何如我这醉酒!”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