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收藏网 » 书画 > 书画人物 > 正文

张大千有多少宝贝,蒋介石竟派专机接

核心提示:1949年10月中旬,受友人之邀,张大千前往台湾举办个人画展,他根本没有料到,就在画展这段期间,国民党局势急转直下,眼看国民党即将全面退出大陆,张大千找到先期到台的于右任,谈到自

张大千有多少宝贝,蒋介石竟派专机接

法国艺术品行情公司的报告显示,2011年,张大千有1371件作品被拍卖,总额超过5亿美元(合人民币30多亿元),超过毕加索,成为全球第一。那么,当年张大千的画作存于何处,又发生了哪些故事

很多资料都这样记载:1949年12月9日,张大千跟随国民党当局最后一批撤离大陆的官员陈立夫、阎锡山、朱家骅等人聚集在成都机场,乘坐最后一班飞机撤离大陆。

其实,这个撤离日期是错误的,搭乘的飞机也不是那一架。

1949年10月中旬,受友人之邀,张大千前往台湾举办个人画展,他根本没有料到,就在画展这段期间,国民党局势急转直下,眼看国民党即将全面退出大陆,张大千找到先期到台的于右任,谈到自己还有为数众多的古玩、字画在四川成都,希望军方能把古玩字画和家眷都接出来。

于右任马上致电蒋介石,四面楚歌之中的蒋介石没有丝毫怠慢,他让“副总统”陈诚火速处理。由于时间紧急,陈诚得知张大千台湾新竹,而中美航空混合团第一大队二中队又刚好退守新竹,于是陈诚亲自致电二中队安排人员。

因为此行是运送重要物品和人员,又是单机飞行,所经地域广阔,所以在电话中,陈诚特别嘱咐,飞行员一定要技术精湛、可靠。

被选中的飞行员叫黄庭简,1920年出生,河南滑县人,1943年留美受训,1944年返国直接加入中美航空混合团第一大队二中队,任B-25轰炸机飞行员。

对于为何最后选中自己,黄庭简说,中队长后来告诉他,是因为他在以往战斗中表现出的机智和沉稳,才选中他。 中队长下达命令时已经是12月9日下午,因为要带上张大千,所以在台湾新竹起飞的时间是1949年12月10日上午,机型:C-46。

C-46飞机是美国寇蒂斯·莱特飞机公司1937年研制生产的活塞式运输机。它原本是民航客机,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转为军用运输机,别名“突击队员”。该机不装货物时最大飞行高度为7620米,载重量为4.63吨,甚至能装下整辆吉普车、整艘小型巡逻艇、不可拆卸的大型部件,如飞机发动机、发电机、医疗设备等,也能运送人员。在支援中国人民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C-46在驼峰航线上立下赫赫战功。

由于此时福建广东湖南湖北等均已被解放军占领,地域虽然辽阔,但却无任何立足之处,曾经熟悉的机场统统不能起降。整个飞行,似乎像一只蚊子在一个巨人的眼前嗡嗡旋转——说不准什么时候挨到对方的一记巨掌!

当时,共产党军队尚无空军,但航路上是否已布置高射炮则不得而知。再有,此次飞行,无气象预报、无导航,唯一能企求的是,飞机不发生任何机械故障,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还好,C-46表现还算正常,除在湖北上空几次出现 “放炮”(遇低温冷气,发动机结冰)外,一路平安抵达成都,抵达凤凰山机场。

落地后,张大千找了辆三轮车离开,而此时成都市区已经出现乱象,黄庭简带领机组成员不敢离开飞机,夜深了就在机舱内睡觉。

12月11日清晨,天刚刚亮,一阵轰鸣声让在半梦半醒中的黄庭简彻底清醒过来。他看清是第一大队的两架C-46降落。两架C-46落地后滑行到与黄庭简靠近的位置。其中一架飞机的机长恰好是黄的同学,他带来一个最坏的消息:这是从重庆最后撤离出来的飞机和人员!

重庆现在完了,市区早在十天前就完了,机场里全是要出来的政府要员,带不出来那么多啊,人、银圆、金条到处都是,唉!”黄庭简的同学长叹口气。

天已大亮,进城一夜的张大千依旧不见踪影,此时,一阵轰鸣,001号飞机降落——看到编号,在场空军的人都知道,蒋介石来了。

仿佛是约定好了似的,就在蒋介石专机到后不长时间,张大千带着一辆卡车装载着家眷和满满一车的物品回来了。

似乎也被纷乱的时局弄晕,张大千没顾上拜见“中华民国总统”,便催促工人赶快装运。也不知道张大千用了什么手段在这个非常时期竟还能找到那些干活的工人,不一会儿,C-46已经满载。

黄庭简见C-46已经满载,想到还要乘坐张大千和他的那些家眷,而且返航途中还有那么漫长的危险地带,于是他拒绝继续装载物品。

张大千也没了办法,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黄庭简,而此时,似乎已经能听见成都城外围解放军的隆隆炮声。

看到身边的001号“总统”专机,黄庭简询问专机飞行员衣复恩是否有好办法。衣复恩也无能为力。

或许是外面的喧哗打扰了正在舱内休息的蒋介石,他传话让衣复恩进舱。

一会儿,衣复恩微笑着出舱,小声告诉黄庭简,蒋介石特许,可以把装不下的字画古玩,都装到专机和另外一架飞机上……

字画古玩装完之后,原以为可以马上飞离这个分秒都充斥着不安气息的机场,但偏偏蒋介石的专机就是不起飞。所有的空军将士在忐忑不安中提心吊胆地又过了一夜。

“那真是难熬的一夜。几乎所有人都没真正地合眼睡觉,总觉得漆黑的跑道上,随时都有‘天兵天将’大声叫喊着‘缴枪不杀’冲到面前。”黄庭简回忆。

12月12日早晨,天刚刚亮,001号引擎轰鸣,机轮徐徐转动,滑向凤凰山机场跑道起飞线,在场的人无不长长地出了口气。专机起飞了,其他飞机依次跟在后面,缓缓离地,带着留恋,向着远方飞去。

在这次飞行运输的物品中,包括62幅张大千敦煌临摹壁画,16幅张大千私人收藏的古画,这些画作后来均被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来源|文史博览 作者|刘小童)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