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收藏网 » 玉石 > 玉石资讯 > 正文

宝玉何在:翡翠国宝诞生记

核心提示:  1980年5月,北京晚报刊登了一篇文章《宝玉何在》,引发许多关注和猜想。  起因是北京玉器厂老艺人、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王树森说,他...

  1980年5月,北京晚报刊登了一篇文章《宝玉何在》,引发许多关注和猜想。

  起因是北京玉器厂老艺人、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王树森说,他年轻时在北京见过一块锯掉一角的“稀世大玉”,兵荒马乱,不知去向。现在国泰民安,技艺条件具备,玉不雕不成器,真想在有生之年完成这件国宝!可是有关的信息又神秘地“封锁”了10年。

  原来这10年间,北京启动了一项“绝密工程”。先是原国家计委工作人员领着王树森等人悄悄进入山洞看“大璞”,只见这块重约一吨的桃形“大璞”呈铁锈红色,锯开的一角露出翠来。它的表皮不足一寸厚,“薄皮大馅”,很可能包裹着举世罕见的巨型翡翠。计委给国务院打报告,建议雕刻国宝。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万里批准,此项任务就交给王树森所在的北京玉器厂,又由数十位专家学者共同研究设计出雕刻方案,再报国务院审定。

  有学者研究认为,“大璞”产于缅甸,可能是友人送给云南大理王的礼物,后来进贡到北京。另有一说,是中国商人独具慧眼,在国外“赌石”购得“宝石头”——含玉之石曰璞。行家识璞,辗转运进北京城的。

  历史上掠夺北京宝物的侵略军不识璞。也许此后它才被锯开一角,成为民国时期中央银行的“镇行之宝”。1949年解放上海时,解放军战士在码头发现一只沉重的大木箱,开箱一看,即是这块举世罕见的“大璞”,立即上缴。陈毅市长派人秘密地将此“大璞”送到北京,藏入国库。

  1982年开始,王树森、高祥、陈长海、蔚长海4位工艺美术大师,带领40多位技术美术人员,把自己“锁在”玉器厂后院一座小楼里,整整琢磨了七个寒暑,终于完成了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北京最美的报春花是冰清玉洁的白玉兰、紫玉兰,敢跟它们争奇斗艳的正是1991年春天亮相的四件巨型翡翠国宝:展现泰山日出的“岱岳奇观” (重达368公斤);薰香玉炉“含香聚瑞”(274公斤);花枝招展的大花篮“群芳揽胜”(87.6公斤);浮雕翠屏“四海腾欢”(77.8公斤)。这亘 古未闻的巨型翡翠珍品,只能说是无价之宝。

  我有幸提前采访,才知道“绝密工程”的内情,这里必须安全安静,专心致志,一丝不苟地操作,别说丢损,打个喷嚏也会影响手眼轻重 呀。譬如“含香聚瑞”薰香玉炉,是从整块翡翠里“挖”出来的4套“”,扣在一起组成空心的薰和底座。再如“群芳揽胜”大花篮,要从整块翡翠里不断根地 “活出”两条连环扣的链子来,而“活”一只环儿就要熟练技工干个把月,两人对面工作,每条链子36个环,还得对称,不严加保护怎么成?他们全身心地向新国 宝倾注血汗,王树森和陈长海大师的最后一滴心血也溶进了国宝

  我还被特许用手抚摸国宝,真是冰洁细腻,又如水浸了似的滋润。副总工艺师董文钟拿了一点“下脚料”(如麻雀蛋)放在我手心里,又说小心,它标 价30万元。她告诉我,绿色的是翠,红色的是翡。而那“岱岳奇观”奇就奇在它的一部分红色的翡被大师们雕刻成翠绿泰山的日出景观,真乃神来之笔呀。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