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收藏网 » 专访 > 正文

钟孺乾:开创“绘画迹象论”之先河

核心提示: 钟孺乾,1950年出生于湖北。1986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一级美术师。中南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前任院长、教授。曾任湖北省美术院副院长,

    钟孺乾,1950年出生于湖北。1986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一级美术师。中南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前任院长、教授。曾任湖北省美术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参加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以及当代绘画等诸多展事和学术活动,倡导迹象论,践行重彩写意画风。2004年出版专著《绘画迹象论》,2007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迹象境•钟孺乾绘画学术研究展》,新著《水墨变象》近期出版。

钟孺乾


      初识钟孺乾老师,是在他的《迹象境•钟孺乾小品画展》上,他是湖北极少数在80年代同时进入中国书法家协会和中国美术家协会的双料艺术家,他也是中国视觉艺术“迹象论”观念的开创者,“重彩写意”画风的代表画家,他认为“画就是力图在反复地自由挥写过程中生发出浑然的迹象。”这也成为日后钟氏理论的体系之一,他将画画这种虚化过程称为衍生。
      在中南民族大学美术馆举办的毕业生作品展上,我们有幸采访到钟老师,他给人的印象是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一身布衣,花白平头,一点也没有钟老师作品里的狂野和桀骜不驯。
军旅时期崭露头角  
      钟孺乾的艺术经历是从文革时期开始的,“那个时候就开始参加一些美术活动,写标语,写毛主席语录,画毛主席肖像,基本都是靠自学。”而正式走上美术之路是跟参军有关系,当时招兵的人来到钟孺乾家中,见到泥巴墙上全是画,古典的、现代的、风景画、人物画兼而有之,正中间一大幅毛主席的画像甚为醒目,这样钟孺乾就被招进了荆州军区,在军区画幻灯片,做电影放映员。
      在军区,钟孺乾结识了著名画家刘继卣、娄世棠,从优秀的艺术家身上,他学到了不少专业绘画上的知识。此间完成的作品《归田不解甲》参加了1973年全军画展,一时名噪,《人民日报》还专门发文评论。
      毕业后,钟孺乾被分到广州军区,但日益创作的欲望促使他决定转业。1988年起他先后供职于武汉画院和湖北省美术院,开始在绘画上潜心创作,从此走上了专职画家的道路。
重彩写意革新传统  
      说起钟孺乾的绘画风格,脑海中第一印象就是“重彩写意”。钟孺乾解释说,“传统的水墨写意画是不重视色彩的,传统的工笔画又特别工整,画不开。于是,我就想把这两者结合起来,做这种实验,同时,我又想从文人的大写意里面那些不太写实的东西渗入进去,慢慢地就形成现在的风格。”
      在钟孺乾的画作中,会经常看到以马戏、杂技、柔术为题材的绘画,这些也是跟他的生活经历有关。他的妻子是杂技团的美术设计,此后题材的攫取均得益于此处,新的视角激发了新的灵感,迸发源源不断的创作之泉,同时水墨的流动也赋予了杂技全新的生命力。“以前也有人画杂技类的题材,但我是希望把杂技、柔术画成人的活动。人的身体是在苦难之中练出来的,然后我们去为它鼓掌,然后把它变成艺术。”
潜心著作《绘画迹象论》 
      钟孺乾另一个为人所熟知就是他的著作《绘画迹象论》。《绘画迹象论》的创作是在2003年非典期间,“那时候大家都不能出门,我就把我以前收集的资料,在两三个月的时间把它整理出来,就形成《绘画迹象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艺术吃的很撑,艺术家、画作层出不穷,但理论方面的作品倒是很稀少,所以《绘画迹象论》也是填补了理论这一块空白。
      书中提出的绘画公式“迹+象+X=画”也广为流传。在我们说某画的“迹”如何,就是指画中某“象”的质地,它包含大家所熟知的笔墨、肌理、笔触、质感、色彩之类,当然也包括绘画材料(如纸或布)在内的迹理因素;说某画的“象”如何,就是指画面的间架结构和画中表现对象的形状与态势,它包含我们常说的轮廓、形象、造型、构成等等,连同绘画材料(如纸或布)的边沿和角线在内。但迹与象不是全部,还要有“X”,“X”的含义很宽泛,有视觉以外的东西,比如观念,境界,情感,以及一切你想要表达的内涵,这其中最为本色、最具难度的依然是境界。  
      周韶华曾给予《绘画迹象论》很高的评价:“对‘迹象’这个系统,作者从不同方位、不同层面深入浅出地论证了各种不同形态的笔迹墨痕的独特魅力。‘迹象’的这一创造性思维,将大大丰富当代艺术对新的审美特征的追寻和艺术品位的提升,使创新思想更加活跃,创造出不同于历史上任何时代的独特艺术风范,以至带动整个民族的创新意识。”
书法是最高的艺术
      书法亦是钟孺乾的一个特长,实际上,钟孺乾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的时间比中国美术家协会还早。起初一段时间很多人在知道他的书法,不知道他绘画的情况下还会问他:“听说你画画”?逗得他内心一笑。
      在钟孺乾看来,书法是中国的最高艺术,因为书法几乎可以涵盖中国所以的艺术:音乐、舞蹈、绘画、文学等等。好的书法应该有绘画概念,因为它们的美,它们的境界是相通的。而书法带给他最大的影响还是在画里面。书法与水墨的双向互动,让钟孺乾的作品具有一种诗性的美感,观者既能在书法作品中感受到水与墨的灵动,又能在水墨作品中发现书法线条与构造的痕迹。
艺术遇上最好的时代 
      对于艺术市场,钟孺乾一直坚持自己的想法:保持淡定,不会把自己的画作往商品上靠。“在信息技术如此发达的现在,只要你画得好,就会有人来关注你。”开通博客已有七年的钟孺乾对网络的发达深有感触。回忆起第一次接触市场是在1994年,“那是湖北美术院组织我们去参加广州博览会,当时一看有人来买画都会觉得特别紧张。当然现在也慢慢得对市场不会那么害怕和陌生了。”
      在谈到中国美术的现状时,钟孺乾略带欣喜的说,“中国艺术家碰上了有史以来最好的时期:条件具备,舞台拓展,政策宽松,艺术家积极性高涨,美术事业得到良好发展。但同时也要勇于担当起历史的责任和社会的责任,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精品力作,不辜负这么好的时代。” 
      记者手记:如今的钟老师,从绘画理论到艺术实践,学富五车,且贯古今,书画驰誉天下。有着博大人文情怀的他,身上既有艺术家的气质,又兼有学者的儒雅,最重要的是那一颗保持虚静的心。

中国收藏网 记者和钟孺乾合影


钟孺乾作品欣赏:

遛人


妙技


紧箍咒


龙颜

分享到: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