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收藏网 » 专访 > 正文

肖丰——一位特立独行的视觉知识分子

核心提示: 肖丰,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油画专业,中央美术学院访问学者,华中师范大学历史学博士,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院长。 年初,肖


    肖丰,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油画专业,中央美术学院访问学者,华中师范大学历史学博士,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院长。
      年初,肖丰在武汉美术馆举办了一次展览,给笔者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它有一个冗长的名字——《一切正在发生着并纠缠着——肖丰,一个视觉知识分子对三十年快速变迁的报告》,展览回顾了肖丰三十年的艺术之路,也引起了我对肖丰艺术创作背后故事的浓厚兴趣。这一次如约来到肖丰的工作室对他进行专访,期待能够真实地呈现出肖丰三十多年艺术生涯的心路历程。
      中国收藏网 :首先,请给我们介绍一下您是怎样走上艺术这条道路的?
      肖丰:人的选择一定是和他的生存是有关系的,我选择美术,最终搞艺术创作也与当时的社会生存有紧密联系。“文化大革命”时期是我的幼年时期,当时的中国情景是现在很难去感受的,那是一种非正常的社会生活,一切都是以某一种意志或某一种意识形态来主导的,偏离了常态的生活,属于一种政治化的生活社会活动,所以在那个时代里面人所有的生存方式都要符合所谓的社会标准,你的前程、你的理想其实都建立在革命的意识上。当时我国的那个成长期更多的是如何接革命的班这样的政治影响下长大的。没有特别丰富的选择,当工人是一定很好的,最好是当解放军,解放军是全国人民学习的。在这个很小的选择里,还有一种就是如何宣传这种国家的意识形态,做宣传可谓是个人的手艺和特长,特定的时期里就显得非常的珍贵。但是爱好美术、爱好艺术,通过这个去宣传国家的政治是没有问题的,在这个领域里有某种缝隙可以,这是我的个人爱好,为政治服务,同时也可以和我的个人生存结合在一起。我当时属于画的比较好的,得到了老师和同学的肯定后就有了持续的做就下去的动力。
      我以前说过“成功是成功之母”,越成功就越努力,越成功就越膨胀,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改革开放之后高考可以考美术,到了那个平台之后就发现自己不是最好的,然后就又开始努力,一个一个的平台在上升,所以我觉得得到别人的肯定是很重要,而且强化了你的理想。其次就是做舞台美术工作的舅舅的鼓励,鼓励让人特别膨胀,就顺着路一直没有放弃,最重要的是影响了我在血液里对它的热爱。我觉得做艺术家是我最终的生存形态,没有放弃过。只要不画画我的内心一定感到不安,感觉自己特别贫穷。
       中国收藏网 :听起来,您的艺术道路走得还是比较顺利的!
      肖丰:对,别人看来,都是比较顺利的。我觉得顺不顺利取决于你坚不坚持。一定中间有很多的诱惑和打击,如果你一直坚持下来,就是顺利的;如果不坚持,随时放弃,你就失败了。我觉得我的顺源于我的坚持,因为我坚持了所以觉得我顺了,而不是我顺了我才做这个的。
      中国收藏网 :您的这些经历,对当代的青年艺术家会有哪些启示呢?
      肖丰:在很多场合的采访,我都肯定过这个观点。你只要是青年人,你一定是不占有任何资源的,你一定是没有多少条件。可是你要搞美术你又很有天赋,你觉得社会应该支持你是不对的。社会没有理由支持你,我们也是年轻人过来的,那是社会也不支持我们,我们就是热爱画画,什么东西都可以放下的那种感觉。而现在你就认为一定要有社会基金,社会有一些机构要资助他,前天有个拍卖公司来给我谈有关青春这个主题的拍卖,他们提出想帮助年轻人,我觉得这个想法是很好的,但是没有人帮助年轻人,年轻人他也要做。年轻人都很苦,要知道年轻人他有最大的资源是有钱人所没有的,就是年轻,不怕失败,失败的起,这比什么都重要。年轻就是可以用来挥霍的,用大把大把的时间砸向他最喜欢做的事情,不怕失败去做,全部投进去做。取决于你是否真的有热爱和有思想。我觉得条件是自然而然的创造出来的,艺术与所谓的物质资源有关系,但物质资源绝对不是最重要的。艺术之所以称的上艺术是因为它是精神的东西,它和你的思想有关,其次才是物质。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将思想融入到艺术创作之中。
      中国收藏网 :对您的艺术创作有影响的艺术家有哪些?
      肖丰:人都是学习过来的,人的成长就像自然的河流,随着河滩不停的碰撞,遇到点什么就学到点什么,学到点什么就翻过去碰到又学到点什么,不停的在变。每个人的经历都有不同的,这个有一定的启示性,但我觉得重要的是他自我的调节能力和修复能力很强就好了。
      针对我而言,其实我觉得都是很局限的。因为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互联网时代,很多东西立马就可以看到了。那个时候是很单线性的,就那么一点信息,而且很多知识还没有破译和解读,观点没有跟上,你根本就看不懂。我大学四年毕业的时候还不能充分认识毕加索,我不知道他的画好在哪里。所以我们那个时候喜欢的东西一定都是很局限的,对后辈的年轻人不具有参照性,我觉得这是特别要说明的,千万不要我说我喜欢这个后辈就觉得是有价值的,不是这样的。是因为我们只能看到这个,只能读懂这个,那个时候的教育是灌输性的。不是开放性的教育,所以艺术创作到现在,那个时候学到的东西都快速翻过去了,再加上我们学到的东西都看不到真迹,那个时候的印刷技术也很糟糕,我们看到的作品很多都是偏色的,我们对它的解读有可能都是误读。所以我想,对我影响的人是有很多的,但我不想把他们都列出来,这样列出来是有误导性的。

分享到: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