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收藏网 » 综合 > 藏市资讯 > 正文

为何艺术品抵押担保,众银行有心无胆?

核心提示:  旅美华人李美华近日在国内投资,急需一笔巨款。因为资金周转不开,她拿出一批自己家族收藏的古画和近现代名画,想到国内的银行去做抵押...

  旅美华人李美华近日在国内投资,急需一笔巨款。因为资金周转不开,她拿出一批自己家族收藏的古画和近现代名画,想到国内的银行去做抵押担保贷款。但是,她走访了数家国内银行,都吃了闭门羹。李美华百思不得其解:拿艺术品去银行做抵押担保贷款,在海外本是一件寻常事,为什么在国内就行不通呢?

  

  上海书画院院长、著名艺术品市场研究专家江宏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曾经与国内银行界人士进行过充分的交流,国内银行界实际上很想在艺术品的抵押担保方面试一试水,吃吃这块“肥肉”,但这一业务迟迟未开,主要原因是国内艺术品市场上不少艺术品的来源、流通状况不透明不真实,缺少可靠的流通数据,再加上现在赝品横行,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诚信问题始终未能在制度的层面得到解决。因此,讲究风险控制和信用的银行虽然有心于此,但面对痼疾,也不得不谨慎行事。

  

  艺术品缺少可靠真实的流通记录

  国外的艺术品在进入流通领域之后,通过完备的数据库谁都能查到最初从哪个画廊流出、价格多少,保险公司和银行的评估专家在做鉴定和估价时有确切数据可作参考。艺术品数据库的完备和准确,也为市场建立科学的风险评估体系提供了基础。梅-摩西艺术品指数是近10年在西方绘画市场受到重视的分析工具。该指数的创建者之一、曾经任教于美国纽约大学的梅建平教授说,他们的开发团队早就准备推出中国艺术市场的梅-摩西艺术品指数,但迄今没有发布。其原因就在于中国市场的“本土特点”,使梅建平和他的团队在采集数据方面遇到了比预想更多的障碍。有200多家拍卖公司的中国艺术品市场,交易分散,让人难以把握整体情况;更重要的是,不少拍卖公司的拍卖记录不真实,拍品的来源也不清楚。许多艺术品在流通领域来无影、去无踪,根本没有留下痕迹。你想查阅一件艺术品的“档案”,基本白搭,只能凭购买者自己的肉眼“估摸”。

  

  据江宏透露,拍卖公司拍卖记录不真实,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假拍

  比如,北京某大型拍卖公司曾经拍卖过傅抱石《丽人行》,被一买主以110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竞得,创造了中国近现代书画作品在当时艺术品市场成交价格的纪录。这一拍卖举动在海内外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被人称为"中国现代艺术品终于同国际艺术品并肩站在了同一价格水平上"。而实际上,这件所谓创天价的书画拍品的买家既没有付款,也没有提货,根本就是假拍。"银行抵押必须对资产进行估值,而对艺术品估值要求有法律承认的鉴定体系和身份证明资料作为保证,目前国内的艺术市场根本做不到这一点。"江宏说

  

  在欧美,艺术品如要作为资产在银行担保、抵押和变现,银行开出的清单必须十分详尽,其中包括:艺术品的彩色照片或反转片、保存情况的专家报告、艺术品的来源报告、展览资料、拍卖或画廊成交记录。其中艺术品来源一项,在金融机构估值的评分体系里面至少占到5%的比例。但是,在国内这样一个缺少可靠真实的流通记录的艺术品市场,如何能让银行放心呢?赝品横行令银行退避三舍江宏认为,中国书画赝品横行也是造成国内银行对艺术品抵押担保业务退避三舍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2003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的艺术品市场迎来了一个从未有过的连续5年的高速发展期,但是,艺术品市场的红火也令中国书画的造假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以张大千为例,张大千生前画画速度不是很快,但在如今的拍卖会上,号称张大千的拍品铺天盖地,似乎永无穷尽。上海著名评论家谢春彦先生一语道破天机:"不是张大千留下的作品多,而是现在仿冒张大千书画的水准越来越高,足以令最权威的鉴定师有时也会看花眼。"

  

  目前的艺术品造假,已形成了区域性的分工。如上海仿陆俨少程十发,广州仿高剑父、高奇峰,西安仿石鲁香港仿林风眠、陈之佛,台湾仿张大千、黄君璧等。而其中造假的手法更是千奇百怪,令人眼花缭乱。比如,以假充真,假货标真品价格。齐白石的工笔草虫画向来身价不菲,一只"草虫"以数万元计,于是乎有的所谓的齐白石作品竟然出现了七八只草虫漫天飞、满地爬的乖张情形。齐白石生前润单上向有"横幅不画"的声明,近年来拍卖市场上却冒出了大量齐白石的横幅画。至于拍卖市场上时常可以见到的名画家作品的"双胞胎"至"多胞胎"现象,其中更是有诈。令收藏者防不胜防的是,现在的造假已经从过去的个体做假发展成为团体做假。从造假的原料(如纸张、笔墨)到设备、人才一应俱全,形成了规模化的一条龙服务,大大提高了造假效率。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